歡迎訪問山東省“全民閱讀”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 大眾網(wwww.dzwww.com) 承辦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讀書新聞

思想史基本問題

2019-04-09 16:22:00 來源: 作者:

書名:思想史基本問題

作者:汪丁丁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書號:978-7-5207-0752-7

出版時間:2019年3月

定價:48.00元

  編輯推薦: 

  本書中所探討的并不是“經濟學思想史”,作者沒有因其經濟學家的身份將討論的范圍只局限在經濟學思想的領域,而是從更一般的、更普遍的角度,對“重要性”“情境”“表達”等主題進行思考,表達了對教育、歷史、科學及人類社會的發展問題的深度關注。對于喜愛哲學、心理學的讀者來說,本書是一部非常有閱讀價值的作品。 

  內容簡介: 

  學問的開端,最好是這一學問的思想史。學術與學術思想史是相輔相成的。思想史相當于一幢裝滿“心智地圖”的大廈,在那里,有遺存在傳統里的各種思考。只要我們承認我們不是歷史上出現過的最聰明最智慧的人,我們就要認真瀏覽這些心智地圖,并很容易就注意到那些公認最聰明最智慧的人和他們關注和研究的問題,以及更重要的是,注意到他們認為重要卻尚未澄清的問題。本書記錄了作者對思想史關鍵問題的理解與思考過程,對思想史當中核心的“理解”“表達”“情境”“重要性”“個體與整全”“思維方式”等問題進行了深入的剖析與討論。 

  作者簡介: 

  汪丁丁 

  1953年生于沈陽,成長于北京,祖籍浙江淳安。經濟學家北京師范學院數學系理學學士(1981)。中國科學院系統科學研究所數學與控制理論專業理學碩士(1984)。美國夏威夷大學經濟系經濟學博士(1990)。 

  曾任教于香港大學和德國杜伊斯堡大學。現為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瑞意高等研究所首席研究員,并擔任《財經》《新世紀周刊》及“財新傳媒”學術顧問。 

  教學研究廣泛涉及了經濟學思想史、制度分析基礎、行為經濟學、新政治經濟學、演化社會科學等重要的前沿學科領域。 

    

  精彩書摘: 

  …… 

  思想史相當于一幢裝滿“心智地圖”的大廈,在那里,有遺存在傳統里的各種思考。只要我們承認我們不是歷史上出現過的最聰明最智慧的人,我們就要認真瀏覽這些心智地圖,并很容易就注意到那些公認最聰明最智慧的人和他們關注和研究的問題,以及,更重要的是,注意到他們認為重要卻尚未澄清的問題。 

  十幾年前,我為實驗班同學們解釋何為“重要問題”。那時我列出重要問題的三要素:(1)揮之不去,反復發生;(2)以前已有足夠多的學者討論過從而在學術傳統里可以找到問題的痕跡;(3)足以打動研究者的心靈,讓他相信這是“屬于他的問題”。實驗班的同學們,有幾位可能找到了具備上列三要素的問題,大多數可能還沒有找到。牛頓之前的天文學家開普勒,我認為他必定是找到了重要問題。因為他這樣感慨:在我動筆之前,上帝等待了數千年。在我停筆之后,世界還要等待悠悠數百年之久,才有人來讀我寫的。在當代中國,我認為梁漱溟找到了他的重要問題。因為,他從香港乘船到澳門,始終立于小船前頭,日本飛機前后左右投彈,炸沉了他前面的小船和他后面的小船,唯獨不能炸沉他的小船。岸上來迎接他的友人都很驚訝,詢問為何。他坦然相告:我這一生要寫三本大書,若書未寫完我就死去,則中國大地山河為之色變。這種驚天地泣鬼神的信念,源于他關于中國社會基本問題的重要性感受。俗語說,人靠“精氣神”活著。南懷瑾的解釋是養生家的(“精”“氣”“神”各有其深意),但通常的解釋,很直白,就是“人靠精神馬靠鞍”。梁先生自信找到了中國問題的解決方法,而且以中國之大,這一使命居然“非他莫屬”,當然,也就有了讓他不死的精神力量。果然,出版了第三本書《人心與人生》,幾年之內,梁先生辭世——噴血而死。 

  思想史的核心意義,對教育而言,就是熏陶學生們關于重要問題的敏感性。否則,我問學生們,你們到哪里接受這樣的熏陶?可是,我讀了不少思想史教材,卻無一本教材將這一核心意義提出來。可能因為在西方的學校里,老師并不關注學生們是否有重要性感受。主流教育學家的觀點,學生是否有重要性感受,這是“天賦”,多數學生沒有,故而民主社會的教育不必關注。另一可能的理由是,西方的學生可跟著優秀老師研究具體課題,言傳身教,可有重要性感受的熏陶。相比之下,中國目前的學校,大多數學生只是老師的“打工仔”,甚至課題的全貌都無從熟悉。注意,在人類知識的版圖上,不熟悉全貌的人,很難有重要性感受。 

  閱讀國內發表的思想史論文,我的感受是,國內的作者要么缺乏邏輯訓練,要么缺乏哲學訓練,這在西方很少見,因為西方的哲學訓練(尤其在分析哲學傳統里)已包括很好的邏輯訓練。這一判斷或許太苛刻,但與實際情形相去不遠。在中國各大學,思想史的經費越來越少,能夠吸引的人才也就越來越平庸。探討思想史的基本問題,邏輯訓練與哲學訓練,不能偏廢。 

  我的另一感受是,中國作者發表的思想史文章,當然,常常圍繞特定的思想史人物展開。但若局限于此,則人物與思想的意義都被遮蔽。故而充斥著這類文章的是掌故與細節,其中最佳者,辭章與考據堪稱典范而義理不足。思想史視角,要求研究者,如懷特海所言,首先想象“整全”,然后,由整全回到眼下的“具體”,可有重要性感受。余下的任務,是表達自己的重要性感受。

 

相關新聞
14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