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山東省“全民閱讀”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 大眾網(wwww.dzwww.com) 承辦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讀書新聞

歷史的局外人:在文學與歷史之間游蕩

2019-04-09 16:24:00 來源: 作者:

  書名:歷史的局外人:在文學與歷史之間游蕩

  作者:張宏杰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書號:978-7-5207-0581-3

  出版時間:20189

  定價:42.00元

  編輯推薦: 

  大家們的傳記,作者的人生軌跡。《魯迅的收入與生活》《黃仁宇與<萬歷十五年>》《我所知道的葛劍雄老師》《我的導師秦暉》……本書的明線是作者對幾位文史大家的傳記描寫,暗線則是作者走入專業史學寫作的人生軌跡,講述他如何從文學青年變成歷史中年。 

  打破文學式描寫和嚴肅歷史研究的對立。既有傳記文學的輕松好讀,也有作者對于通俗歷史寫作意義的嚴肅思考。 

  內容簡介: 

  本書是歷史學者張宏杰的文化散文合集,作者親自梳理自己從寫作初期開始的全部作品,結集為一冊,這些作品圍繞著文學與歷史兩條線索。文學如酒,歷史如茶,都是作者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部分,通過文字書寫歷史,通過歷史探究人生。 

  本書的第一部分“大家們”,是啟蒙作者寫作的文學家與歷史學家,如魯迅、黃仁宇等,這些大家們的寫作風格與思考方式至今影響著作者。第二部分“我的文學青年生涯”,記錄作者如何從一名文學愛好者成為一位“職業作家”。第三部分“我與歷史寫作”,則闡述了作者如何走向專業史學研究之路,并且記錄這一路指導與引領他的老師們,包括戴逸、葛劍雄、秦暉等。 

  作者簡介: 

  張宏杰 

  張宏杰,蒙古族,1972年生于遼寧。東北財經大學經濟學學士,復旦大學歷史學博士,清華大學博士后,就職于中國人民大學清史所。著有《曾國藩的正面與側面》《大明王朝的七張面孔》《中國國民性演變歷程》等。曾在《百家講壇》主講《成敗論乾隆》。大型紀錄片《楚國八百年》總撰稿。 

    

  精彩書摘: 

  文學如酒,歷史如茶

  其實我的人生也與此有點相似。提筆寫字到今天二十年,我的寫作從來沒有規劃,甚至來到人世四十多年,我也沒有對自己的人生進行過什么規劃。 

  青年時代,我經常一個人背包出門,到陌生的地方旅游,只憑一個好聽的地名。出門前我不讀攻略,不作計劃,不查目的地的資料,因為發現和驚喜,才是旅行的目的。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一直不建議父母教小孩背太多古詩,因為自小熟習的詩詞,往往被童稚印象蒙蔽,長大后往往不容易領略其真義。 

  因此套用一個別人用過的書名,我的人生其實也是一場不帶地圖的旅行。對這個世界的好奇,是我生命的基本動力。如果抽離了好奇心,可能我的生命也就塊然委地,各部分無法拼接了。所以今天回頭看,我的生命軌跡頗為曲折不定:童年時的人生理想是當一名威風凜凜的卡車司機,大學卻讀了財經專業;父母希望我在國有銀行里當到副處級,我卻在辦公室電腦上偷偷寫散文,成了一個文學青年;最后,文學之路又一次偏離正途,進入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 

  我的寫作也與此相似,一直是隨心所欲,信馬由韁。偶然讀到一篇文章,引發我對一個人或者一個話題的興趣,我就會陸續搜尋相關資料,深入進去,如有所得,則開筆為文。整個過程,心是寧帖而快樂的。 

  因此,我的寫作,只是一個滿足自己興趣的過程。我的人生,也是好奇心驅動下的一次知識拼圖。即使在歷史領域,我的寫作興趣也是不斷跳躍,既寫過明清,又曾上溯春秋戰國。既關心國民性的演變,也梳理過中國的俸祿史。很多人都問我《大明王朝的七張面孔》中的七個人是怎么選擇的。其實我當時只是沿著興趣,寫了一系列十幾個歷史人物隨筆。事后才發現,其中的七個人都生活在明代,又恰好角色不同,放到一起,可以拼出一個大明王朝的整體輪廓,因此就有了這樣一本書的問世。

  

  現在您面前的這本書也是一樣。本書的第一部分,“大家們”,是先后幾年間在零散時間寫出來的。《魯迅的收入與生活》是為了回答以前翻魯迅日記時積累的一些疑惑。《巴爾扎克的天才與虛榮》相當于茨威格《巴爾扎克傳》的一篇讀書筆記。而了解黃仁宇這個人,則是最早讀《萬歷十五年》時就埋下的動機。第二部分,“我的文學青年生涯”,是關于自己青年時期的幾篇舊文,以前收錄于舊版《千年悖論》和《中國人的性格歷程》,此次有所修訂。第三部分,“我與歷史寫作”,主要是回顧自己是怎么更深地走入歷史寫作與歷史研究,既記錄了葛劍雄老師和戴逸老師等人對我的幫助,也闡述了我對歷史學術與大眾接受之間的關系的看法。 

  當然,這些寫于不同時間、不同心境的文章放到一起,背后也確實埋藏著一條邏輯線。我的興趣雖然廣泛,但主要還是徘徊在文學和歷史之間。所謂夏日讀史,春日讀文,在中國文化當中,文與史本是不分家的,《史記》是史學經典,同時也是文學經典。在20世紀90年代以前,一個歷史愛好者,也必然是一個文學愛好者。 

  雖然自民國年間引進西方社會科學方法論以來,文史哲就開始分家,但是90年代之前,中國的史學家基本上仍然保持著很高的文學素養,其中的大家們更都是“有趣的人”,是“通人”,從王國維、胡適到戴逸、葛劍雄、秦暉老師無不如此。一直到90年代之后,“思想淡出、學術突顯”的學風突然到來,文學與史學才真正分離,內部分科也越來越細,直到形成“隔行如隔山”的局面。 

  

相關新聞
14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