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山東省“全民閱讀”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 大眾網(wwww.dzwww.com) 承辦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讀書新聞

再孤單的人也有同類

2019-04-09 16:26:00 來源: 作者:

書名:再孤單的人也有同類

作者:余光中 蔣勛 朱天心等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定價:48元

  編輯推薦 

  書中收錄了余光中、蔣勛、朱天心、劉克襄、王鼎鈞、郝譽翔、楊邦尼、葉佳怡、王盛弘等作家的散文作品。看這些作家的文字,如同他們在你耳邊絮絮地講述淹沒于時光中的故事,教會你在這兇險又溫柔的世界里堅定地成長。 

  每個人都不是一座孤島,即便世間從來就沒有感同身受這回事,但也一定有一個和你相同頻率的人,會在某個時刻遇到。 

  再孤單的人也有同類,要相信,這世上終會有一個人,目光所至,都是你。 

  內容簡介: 

  這是一本以“孤獨”和“成長”為主題的散文集,收錄了余光中、蔣勛、朱天心等當代著名作家的精美散文。 

  在時間的單行道上,人們總是老得太快,而成熟得太遲,有太多的惘然和孤獨需要用自我的成長去消弭。很多時候,你會覺得自己猶如一座孤島,在這兇險的世界里野蠻生長。 

  但其實,每個人都不是一座孤島,別擔心,這個世界有和你一樣的人,你們終會相遇。 

  那個時候,相視一笑,確定這就是同類。往后余生,目光所至,都是你。 

  作者簡介 

  余光中 

  當代著名散文家、詩人。一生從事詩歌、散文創作,曾在臺灣、香港各大學擔任外文系或中文系教授暨文學院院長。代表作有《藕神》《白玉苦瓜》《心有猛虎 細嗅薔薇》等。 

  蔣勛 

  臺灣著名作家、詩人與畫家。代表作有《孤獨六講》《蔣勛說紅樓》《生活十講》等,其文筆清麗流暢,說理明白無礙,兼具感性與理性之美。 

  朱天心 

  臺灣著名作家,曾主編《三三集刊》,多次榮獲臺灣地區時報文學獎及聯合報小說獎。著有《方舟上的日子》《擊壤歌》《昨日當我年輕時》《二十二歲之前》等。 

    

  精彩書摘: 

雁山甌水

1

  去年年底,溫州市龍灣區的文聯為成立十周年紀念,邀請我去訪問。正值隆冬,盡管地球正患暖化,但大陸各地卻冷得失常;溫州雖在江南之南,卻并不很溫,常會降到十攝氏度以下。高雄的朋友都不贊成,說太冷了,何必這時候去。結果我還是去了,因為一幅甌繡正掛在我家的墻上,繡的是我自書的《鄉愁》一詩,頗能逼真我的手稿。更因為溫州古稱永嘉,常令人聯想到古代的名士,例如山水詩鼻祖謝靈運,就做過永嘉太守;又如王十朋、葉適、高明,當然還有號稱“永嘉四靈”的徐照、徐璣、翁卷、趙師秀,都是永嘉人。更因溫州還一再出現在有名的游記和題詩之中,作者包括沈括、徐霞客、袁枚、王思任、康有為、潘天壽、張大千。 

  天公也很作美。一月十一日和我存、季珊母女抵達溫州的永強機場,剛剛下過冷雨,迎面一片陰寒,至少比高雄驟低十攝氏度;接機的主人說,近日的天氣一直如此。但是從第二天起,一直到十八日我們離開,卻都冬陽高照,晴冷之中洋溢著暖意,真不愧為溫州。我們走后次日,竟又下起雨來,實在幸運。不僅如此,十五日黃昏我們還巧睹了日食。 

  另一幸事則是在我演講之后,原本安排導游,是先去北雁蕩,再去南雁蕩,但為擺脫媒體緊跟,臨時改為先去南雁蕩。原先的“反高潮”倒過來,變成“順高潮”,終于漸入佳境。

2

  雁蕩山是一個籠統的名詞,其實它包括北雁蕩、中雁蕩、南雁蕩,從溫州市所轄的樂清市北境一路向西南蟠蜿,直到平陽縣西境,延伸了一百二十多公里。它也可以專指北雁蕩山,因為北雁蕩“開辟”最久,題詠最多,游客也最熱衷。 

  我們先去拜山的,是南雁蕩。入了平陽縣境,往西進發,最后在路邊一家“農家小院美食村”午餐。從樓上回欄盡頭,赫然已見突兀的山顏石貌,頭角崢嶸地頂住西天。情況顯然有異了。不再是謙遜地緩緩起伏,而是有意地拔起,崛起。 

  在粗礫橫陳的沙灘上待渡片刻,大家顫巍巍地分批上了長竹筏,由渡夫撐著竹篙送到對岸。仰對玉屏峰高傲的輪廓,想必不輕易讓人過關,我們不禁深深吐納,把巉巖峻坡交給有限的肺活量去應付。同來的主人似乎猜到吾意,含蓄地說,上面是有一險處叫“云關”。 

  三個臺客,卻有九個主人陪同:他們是浙江大學駱寒超教授與夫人,作家葉坪,文聯的女作家楊旸、董秀紅、翁美玲,攝影記者江國榮、余日遷,還有導游吳玲珍。后面六位都是溫州的金童玉女,深恐長者登高失足,一路不斷爭來攙扶,有時更左右掖助,偶爾還在險處將我們“架空”,幾乎不讓我們自逞“健步”。就這么“三人行,必有二人防焉”,一行人攀上了洞景區。 

  雁蕩山的身世歷經火劫與水劫,可以追溯到兩億三千萬年前。先是火山爆發,然后崩陷、復活再隆起,終于呈現今日所見的疊嶂、方山、石門、柱峰、巖洞、天橋與峽谷,地質上稱為“白堊紀流紋質破火山”。另一方面,此一山系位于東南沿海,承受了浙江省最豐沛的雨量,尤其是夏季的臺風,所以火劫億載之后又有流水急湍來刻畫,形成了生動的飛瀑流泉,和一汪汪的清潭。 

  我們一路攀坡穿洞,早過了山麓的村舍、菜圃、淺溪、枯澗。隔著時稀時密的杉柏與楓林,山顏石貌蝕刻可觀,陡峭的山坡甚至絕壁,露出大斧劈、小斧劈的皴法,但山頂卻常見黛綠掩蔽,又變成雨點皴法了。有些山顏石紋沒有那么剛正平削,皴得又淺又密,就很像傳統的披麻皴。這種種肌理,不知塞尚見了會有什么啟發? 

  除非轉彎太急或太陡,腳下的青石板級都平直寬坦,并不難登。南雁蕩海拔一千二百五十七米,不算很高,但峰巒回旋之勢,景隨步移,變幻多端,仍令人仰瞻俯瞰,一瞥難盡其妙。云關過了是仙姑洞,忽聞鐵石交叩,鏗鏗有聲。原來是騾隊自天而降,瘦蹄得得,一共七匹,就在我們身邊轉彎路過,背簍里全是累累的石塊。騾子的眼睛狹長而溫馴,我每次見到都會心動,但那天所見的幾匹,長頸上的鬃毛全是白色,倒沒見過。 

  騾隊過后,見有一位算命的手相師在坡道轉角設有攤位,眾人便慫恿我不妨一試,并且圍過來聽他有何說法。那手相師向我攤開的掌心,詮釋我的什么生命線啦、事業線啦、感情線啦都如何如何,大概都是撿正面的說,而結論是我會長壽云云。眾人都笑了,我更笑說:“我已經長壽了。”眾人意猶未盡,問他可看得出我是何許人物。他含糊以答:“位階應該不低。”眾人大笑。我告訴大家,有一次在北京故宮,一位公安曾叫我“老同志”,還有一次在鄉下,有個村婦叫我“老領導”。 

  過了九曲嶺,曲折的木欄一路引我們上坡,直到西洞。巖貌高古突兀,以丑為美,反怪為奇,九仞懸崖勾結上岌岌絕壁,搭成一道不規則的豎橋,只許透進擠扁的天光,叫洞天,是天機么還是危機。我們步步為營,跨著碇步過溪。隆冬水淺,卻清澈流暢。不料剛才的騾隊又迎面而來,這次不再是在陡坡上,而是在平地的溪邊,卻是一條雜石窄徑。騾子兩側都馱著石袋,眾人倉皇閃避,一時大亂,美玲和秀紅等要緊貼巖壁才得幸免。 

  終于出得山來,再度登筏回渡,日色已斜。礫灘滿是卵石,水光誘人,我忍不住,便撿了一塊,俯身作勢,漂起水花來。眾人紛紛加入,撿到夠扁的卵石,就供我揮旋。可惜石塊雖多,真夠扁夠圓的卻難找。我努力投石問路,只能激起三兩浪花。其他人童心未泯,也來競投,但頑石不肯點頭,寒水也吝于展笑。掃興之余,眾人匆匆上車,向兩小時半車程終點的北雁蕩山火速駛去。

 

相關新聞
14场胜负 天天网赚app下载赚钱 豆瓣上写影评可以赚钱吗 去法国赚钱 沈阳买个校车赚钱吗 上海百搭麻将 板房蒋阿姨赚钱 现在集上买啥赚钱 恒彩群 江淮安徽麻将app 一本小说卖野山楂赚钱 云南烤洋芋豆腐赚钱吗 dnf那些挂可以赚钱吗 有没有可以多开赚钱的网游 两人麻将怎么玩 新潮彩票安卓 亿豪彩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