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山東省“全民閱讀”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 大眾網(wwww.dzwww.com) 承辦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齊魯歷史

【田舍郎說之二十】“曹大鞋底子”縣長

2015-11-15 14:47:58 來源:新華網 作者: 張承蔭

張承蔭/文

清末民初,魯西北某縣有一位姓曹的縣長。他本是行伍出身,以軍功掙了個縣長。人長得五大三粗,率直豪放,斗大的字認不了半口袋。那時的縣長,主要職責就是理民訟審案子,離不開熟諳國家的法律條文。曹縣長全然不懂,他只知道天大地大孝為大,所以他是以孝治縣域——因為他本人就是個事母至孝的大孝子:一日三餐,必定親自侍奉娘親享用;起床問好,就寢問安,午睡侍立,都是必不可少的。不僅如此,他還親自給娘親洗臉洗腳、梳頭搓背,無微不至地照顧。對娘親囑咐的話,他更是恭恭敬敬地聽,老老實實地辦。老娘雖然和他一樣大字不識,但卻是閱盡滄桑,很明白為人處世的道理。那時的縣長威風得很,手下有站班、壯班、捕班等三班衙役,分別司職護衛行刑、搜捕傳訊、看守尋訪、勤雜瑣務等事項,一出門那真是前呼后擁、威風凜凜。老娘不叫他擺這么大的譜兒,說如果這樣你這個七品父母官兒看不到真事兒聽不到實話兒,擎等著挨蒙受騙吧。就是行刑也別掄板子打,既顯著粗俗又透著狠毒,不如脫下娘給你用麻繩納的疙瘩底子大布鞋,用鞋底子抽,像父母管孩子一樣,多親切!曹縣長堅決聽從娘的教導,照辦不走樣,動不動就脫下鞋底子抽打犯法之人,所以落下一個“曹大鞋底子”的美名。

曹縣長一上任,就到監獄里視察。死刑犯號子里關了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雖然被折磨得不像樣子,但是一雙骨碌碌轉動的大眼睛仍然閃著不屈的光芒。問他話他不回答,只說要見娘一面。曹縣長要牢子去辦,牢子回答“這個容易,從他被關進來以后他娘一直在這一帶要飯”。不一會兒領進來一個三十五六歲的婦人,雖說穿得破衣爛衫,模樣倒也端莊大方。娘倆見面淚如雨下,但都不哭出聲。兒子說:“娘,再讓我最后吃一口奶吧!”那婦人不顧羞恥,解開衣襟,把奶頭塞在兒子嘴里,只聽“哎吆”一聲,奶頭被兒子咬的鮮血淋漓。曹縣長大怒,剛要脫下鞋底子動粗,只聽那兒子念道:“啣娘一口肉,含恨到黃泉。”那婦人接著念:“兒去娘相隨,伸冤閻王殿。”曹縣長一聽這是有天大的冤枉啊!自己不便于問,就請出自己的老娘來幫忙問個明白。原來那婦人姓顏,丈夫叫汪義,兒子叫化成。兩個月前丈夫被大哥汪仁晚上叫去商量事,當夜死在他家里。一個月后化成看到鄰居家的孩子掉下井去,就大呼救人,反被汪仁誣陷是他把孩子推下井去的,并慫恿鄰居告了狀。前任縣長收受賄賂,準了狀子造成冤案,將化成收監,汪仁趁機妄圖霸占弟媳、侵吞地產。化成母子覺得在人間申雪無望,隨嚙乳為誓,相約到閻王殿去鳴冤告狀。顏氏訴的痛斷肝腸,曹縣長母子聽得血脈賁張:拼著烏紗帽不要,也要還化成母子一個公道,開館驗尸!不聽衙門里仵作不要二次驗尸的勸告,擇日親臨驗尸。

到了驗尸的那一天,現場人山人海。隨著仵作“七竅無血”“兩肋無傷”等一聲聲的報告,人們的期望值一點點降低,而汪仁則顯得得意洋洋,竟然對仵作口吐狂言:“上次請你來驗尸你就沒驗出什么來,這次再驗還不是瞎子點燈---白費一支蠟嗎?”那仵作懶得搭理他,叫人抬起汪義的頭,解開他的辮子,撥開頭發在頭芯子上摸了摸,突然低下頭去狠狠用牙一咬,然后左右搖著頭使勁一拔,竟然拔出一根大鐵釘來!人群中發出一聲驚呼,汪仁卻癱倒在地,不得不承認了謀殺胞弟、陷害親侄、圖謀霸占弟媳及其財產的罪惡獸行。

曹縣長當場錄取口供,搜集人證物證,押解人犯趕回縣衙,立即升堂斷案。宣布化成無罪當堂釋放,汪仁罪大惡極判處死刑打入死囚牢。因汪仁沒有子嗣只有老妻,其一切財產判歸化成,其老妻亦由化成贍養。在一片歡呼聲中他宣布退堂,并秘密召喚仵作二堂晉見,那仵作早已帶領妻子李氏守候在二堂,李氏訴說自己出身于書香門第,五年前鄰村惡霸姚武舉見色起意,害死爹娘,強娶成親。花燭夜她設本想與姚武舉同歸于盡,后見他大醉嘔吐的一塌糊涂,就想起爺爺講過鐵釘砸入頭芯子可致人死命的事。于是找到鐵釘鐵錘,一下要了惡霸的狗命。姚家報官驗尸毫無結果,就把她趕出門去,后嫁與仵作為妻。這次聽說開棺驗尸可能會遇到難題、影響縣長的前程,就把這段往事講給丈夫聽,要他碰一碰運氣。訴完哭著說:“如今汪家母子大仇得報,縣長前程無礙,民女放膽投案自首,心甘情愿任憑懲處,只求大人為民女死去的雙親報仇伸冤!”說罷痛哭不止。那曹縣長聽的目瞪口呆,曹老太太更是抱住李氏“妮兒啊、兒啊”哭個不住,邊哭便數落:“還有那化成的娘,這兩個閨女都該立個節孝牌坊啊!”一句話提醒夢中人,曹縣長下令在九窯口的大官道兩側,豎起了兩座牌坊,分別旌表李氏和顏氏。從此,九窯口改名叫石坊院。

曹縣長一上任就辦好了兩件大案,聲名遠揚。他卻不驕不躁,繼續微服私訪,以孝治縣域。有一次,他聽人說集市上有個殺豬賣肉的大秤出小秤進,坑人害人。趕過去一看,果然不假。他上去奪過秤來三把兩把抉成了幾段,然后把那人按倒在地,脫下鞋底子猛抽腚棰子。抽得那人鬼哭狼嚎:“縣長大老爺別抽了,我知錯了,我家里還有八十歲的老母啊!”曹縣長一聽住了手,拿出錢來吩咐衙役去給那人買一桿新秤,又囑咐師爺寫一塊“短兩少‘錢’,缺德冒煙。足斤夠秤,財源茂盛——公道秤”的牌子,樹在肉攤前,讓他時刻告誡自己,同時也警示別人。

曹縣長最恨不孝順母親的人。縣城西關有一雙孤兒寡母,兒子游手好閑不管老娘,還靠老娘給別人做家務養活自己。曹縣長私訪是實,把那娘倆傳上大堂,二話不說,將那不孝之子摁倒在地,脫下鞋來一頓猛抽,抽的那人殺豬似的嚎叫。曹縣長住了手,訓斥道:“羊羔子跪著吃奶是感謝老娘的哺乳大恩,黑老鴰嘴對嘴給老老鴰喂食是給老娘養老,你小子七尺高的漢子倒叫老娘養活你,還不如個帶皮毛的畜類嗎?”然后回頭對那老夫人說:“這只鞋送給你老人家,時刻管教他,讓他成人成器。”據說這娘倆回家后竟然把這只鞋供奉到桌子上,浪子回頭金不換,那兒子成了大孝子,后來成家立業,是遠近聞名的名門望族。

有人說 曹縣長的“孝”孝在鞋底子上,其實不對,他的孝也孝在文化上。南關女子學校請他演講新文化運動,他痛快地答應,還要求街道婦女都去旁聽。望著臺下的姊妹娘們兒,他拉著大嗓門說道:“如今新文化要運動,舊文化也要運動。沒有舊文化哪來的新文化?新文化遲早會變成舊文化。不管新文化、舊文化都離不開一個孝字,中國人離開孝字就沒文化了!所以兩個文化要一起運動,建議大家看三出戲:一出是《小姑賢》,當閨女的要向小桂姐學習,在嫂子和娘親之間架起一座和睦的金橋;一出是《席棚會》,學習丈夫在外闖、,自己在家千辛萬苦孝順婆婆、矢志守節的趙錦棠;一出是《丁香割肉》,守著丈夫過日子的婦女要學習丁香,她不挑撥丈夫和婆婆的關系,即便婆婆虐待自己,她也以德報怨,婆婆病了。她甚至割下自己腿上的肉給婆婆吃——當然新文化運動反對這樣做,但是也不能割婆婆的肉來解饞 !還有一出戲絕對不能看,叫作《槐蔭記》。演的是光棍兒董永賣身葬父感動了七仙女,下凡來與他結成夫妻。行孝會從天上掉下個仙女媳婦來,這本來也沒什么錯,只是如今的世道兵荒馬亂、民不聊生,光棍兒子光棍兒爹太多,又加上孝道的風氣是王二小過年---一年不如一年,萬一那光棍兒子學董永學歪了學邪了,不上三個月這光棍兒爹還不都死光了個毬的!”【完】

相關新聞
14场胜负 哈灵麻将官方网APP 网络理财平台可信吗 大乐乐透牛彩网 长江润发增发价 pk10计划人工计 常来海南麻将大鬼黑a下载 闲来麻将赚钱 麻将血流成河怎么玩 低估值股票推荐 老11选五5开奖结 yy陕西打麻将下 股票融资公司有哪些 广东快乐十分结果 股票代码查询 沈阳麻将能胡清一色吗 千禧3d开机号千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