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山東省“全民閱讀”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 大眾網(wwww.dzwww.com) 承辦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青未了

擇善固執

2013-06-25 08:45:00 來源:齊魯晚報 作者:

  劉亞偉,筆名亞子,北師大研究生學歷,原籍曲阜,下過鄉,當過兵,資深報人,現為自由作家,出版長篇小說、科普讀物等十余種。

呼吸之間 劉亞偉專欄
  正是在黃萬里先生身上,我們看到了擇善固執這個精神遺產的力量。 
  “擇善固執”的意思是,朝著選定的正確方向,堅持自己的信念,并且以毅力、恒心和決心來完成。這個詞出自《中庸》對“誠”字的解釋:“誠之者,擇善而固執之者也。”擇善與固執組成一個固定詞組,重點在于強調擇善之后需要固執。 
  這個成語讓我想起黃萬里。我國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早年畢業于唐山交大,1933年赴美專攻水利。1936年美國密西西比河爆發特大洪水,他坐船察看水情,直至出海口。在洪水滔滔的漫漫長途中,他深有所悟:“水來土掩”實際上很難奏效,而任何一種建在河上的水利工程都將改變水沙流動狀態,促使河床演變。1937年黃萬里學成歸國,先后在四川、甘肅、東北從事水利建設。實踐中他進一步認識到:水從河床流過,必定挾帶一定數量的泥沙,河床本身、河床周邊與水流之間的關系,水與泥沙之間的關系,是渾然天成,處在變動不居的動態之中,非人力和技術所能完全控制。
  正是這個尊重大自然規律的科學認識,使他在1957年討論黃河水利規劃和三門峽建壩會上,分析黃河利害,力排眾議,舌戰群儒,直陳:在三門峽建壩“將造成泥沙淤塞”,殃及上游,希望糾正工程設計的錯誤。黃萬里成為當時唯一的“反上馬派”專家。他尤其對“圣人出黃河清”的說法頗為不屑,認為這種說法實出于政治阿諛,缺乏起碼的科學精神。黃萬里因而遭批判圍攻,備受折磨。
  1958年11月25日,三門峽工程開始黃河截流。1960年6月,高壩筑至340米,開始攔洪,同年9月開始蓄水攔沙。就在這一年,潼關以上渭河大淤,淹毀良田80萬畝,一個小城被迫撤離。庫區農民一批批踏上背井離鄉之路。當壩前水位達到332.58米時,泥沙淤積迅猛發展。蓄水以后的一年半中,15億噸泥沙全部鋪到潼關到三門峽的河道里,使得從無水患的渭河兩岸也不得不筑起防洪大堤,往昔富饒的關中平原年年減產,土地因三門峽水庫蓄水而鹽堿化甚至沼澤化,泥沙淤積同時向上游延伸,威脅到西安。整個三門峽工程造成的損失據估算不下百億,相當于現在的一千億以上。40多萬農民從富足的渭河谷地向寧夏缺水地區移民,其中15萬人來回遷徙十幾次,給他們造成了人生中難以想象的慘劇,連國務院派去視察的官員都為之落淚:“國家真對不起你們!”
  就在事實已經證明真理在黃萬里一邊時,有人反而遷怒于黃萬里,1961年他被下放到密云勞動改造,“所居半自地下掘土而筑”。“文革”中更是把他發配到三門峽挖廁所,以示懲罰。然而黃萬里并沒有因此閉嘴,工程正式上馬之后他又再三上書,多方論證,企圖糾正行動中的錯誤。1964年,黃萬里寫信給當時的國家副主席董必武,陳明三門峽淤積的嚴重性和不能建造三門峽工程的理由。 
  1969年夏,西安再度告急,中央召開四省治黃會議,確定“排沙放淤……打開1-8號導流底孔”。這幾個導流底孔,恰是黃萬里當年在自己的反對意見被否定后,請求保留下來以備將來排沙用的。1973年,黃萬里上書總理,說明必須以外加能量改修大壩,才能消除威脅渭河下游地區的潛在威脅,挽救八百里秦川。黃萬里回憶道:“1973年春,承領導照顧,準許在監視下進入‘三線’潼關以上地區考察黃河、渭河的地貌和河勢。這對于一個熱情治河者是一個大好機會,對思路起了強烈反應,有助于我兩年后制定治河方略。”沿途他寫詩抒懷:“聽罷畢家遭害苦,不覺簌簌淚交頤。暴洪肆虐知攔阻,惡堿侵農待溉漓。凡此事先皆可見,一般律定莫相違。平生積學曾何用?愧對蒼生老益悲。”  
  黃萬里的學生黨治國寫道:“我們用三年的時間人為地制造了一個問題,然后再用數十年的時間去解決這個制造的問題……科學的一個重要功能就是預測社會實踐的結果,沒有預見就談不上科學。如果所有像三門峽這樣本可以通過充分的討論獲得科學預知的項目,都要通過代價驚人的實踐來檢驗,那我們還要科學做什么?人民高薪養活的那么多科學家還有什么用?” 
  1980年,黃萬里重返講臺,晚年仍堅持自己的學術觀點。在九十高齡,與采訪他的作家徐剛言及治黃,老人仍幾番涕淚縱橫,反反復復只有一句話:“他們沒有聽我一句話。”
  這個故事所展示的,是科學精神與盲目決策的沖突。黃萬里的所作所為曾讓很多人不解:哪有這樣固執的人?然而正是在黃萬里先生身上,我們看到了擇善固執這個精神遺產的力量。  
  福柯說:“或許,當前的目標并不在于發現我們是誰,而是拒絕我們是誰。”這是說,在龐大的權力關系每時每刻都在規定著我們是誰的情況下,拒絕的可能與必要。而在現實生活中,這種拒絕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在上面的故事中,權力關系要求黃萬里成為一個為三門峽工程歡呼鼓掌的人,他拒絕了,為此被剝奪了20年站在講臺上的權利。  

相關新聞
14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