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山東省“全民閱讀”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 大眾網(wwww.dzwww.com) 承辦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青未了

萬松浦地理

2013-06-25 08:46:00 來源:齊魯晚報 作者:

□張 煒
  說起來沒人相信,這片林子消失的速度不是幾年,也不是幾個月,而幾乎是一夜之間——據當時住在書院里的人說,只聽到一夜的呼呼隆隆聲,第二天早晨起來一看,無邊的林子就沒有了。

  萬松浦書院設立之初,曾經考察過很多地方落腳:兩處海邊、一處海島,還有一處在魯西平原。這些地方今天看來各有利弊。西部平原顯然離傳統文化根脈更近,民族文化的根基在那兒。但是海灘美麗,海灣漂亮。魯東南的一處海灣也有很多松林,缺點是地勢低洼,每隔一些年就會有風暴潮來襲。
  找來找去,最后選址在龍口灣以東的這個地方。
  現在的龍口市屬于秦始皇時期郡縣制的古黃縣,那時的面積比現在要大得多。黃縣是古代東夷時期萊子古國最重要的地區,有一個說法,認為這里就是齊國將萊子國逼迫東遷的國都。由此往東南二十多華里有一個重點文物保護地,叫“歸城故城遺址”,就是考古人士說的東萊古國的都城。一些最有名的春秋戰國時代的出土文物,大量來自這一帶。
  可見這里的文化淵源很深。
  今天的龍口從地圖上看就像一支犄角的小小分叉,而這支犄角由渤海灣伸出,直向著更遼闊的海域——黃海伸去。而這支犄角的分叉是探向了相反的方向,好像格外留戀渤海的一次回望似的,這就形成了龍口灣。龍口全境由面積大致相當的三部分組成:山區、丘陵和平原。這三個部分自南往北依次展開。最北邊是膠東丘陵北部的一片沖積平原,離海岸大約七八華里的一片,是海沖積平原,也就是海浪海風海沙的合力,把沖積平原壓在了下邊,再次覆蓋了一層厚厚的沙粒,當地人叫做“大沙灘”。
  據書上記載,直到上世紀三十年代左右,這片大沙灘以及四面還是無邊的樹林。那是一片自然林,稀疏相間,從東西南三個方向一直綿延到很遠。古代講到蠻荒,說“人民不勝鳥獸蟲蛇”,聽著有趣好玩,實際上那時的日子是很難過的。由此也可以想見這個邊緣地帶的情形,顯然是極端荒涼的。直到四十年代中期,這里還是人煙稀少,幾乎沒有太大的村落。比如離這里較近的一個村子算是很大的了,它的名字叫“燈影”,可能是當年有人往北部荒野走,遠遠看見有閃爍的一點燈火吧。那時林子里大概只有零星的居民,是漁人或獵人,后來才一點點繁衍成今天這樣的自然村。
  記憶中這個地方全是自然林,樹木品種很雜,長得最大最多的有橡樹和白楊,有洋槐和合歡樹、柳樹等。松樹是五六十年代植起的人工林,為了防風,它的位置更靠近大海。自然林是最誘惑人的,樹種雜,分布得沒有規律,神秘極了。五十年代末這里還是一片蠻荒面貌,是典型的邊地荒原。那時來往出沒的不過是獵人、采藥的人、打魚的人,林子里一些彎曲小路就是他們踩下的。這些小路縱橫交織,形成了迷宮。  
  到了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林子開始縮小,但也只是相對而言,在一般人眼里它還是無邊無際的大。這里先是成立了一個國營林場,再后來又有了一個國營園藝場。大約也就是這時候,在國營林場的經營下,開始了近海防風林的栽種,這就有了幾萬畝的黑松林——它與無邊的自然林混到了一起,算是人們對原來那片縮小的林子的一種補償吧。
  萬松浦東邊緊鄰的就是港欒河,現在看它像一條大水渠一樣狹窄,可是在七八年前還是一條中型河流的模樣,經常可以看到漁人在上面撒網。而在古代它是很寬的,河床大約有一百五十米,里面有很多航船,河灣就是一個大碼頭。現在從這里往南不遠的“港口欒家村”,通常簡稱為“港欒村”,就是以這個河頭碼頭取的名字。
  從這個海港再往東,不遠處有個村落叫“黃河營”,就是清代一個很有名的海軍軍營遺址,在黃水河入海口,是北方最重要的海軍營地。現在那里時常還會挖出很多東西,當年鋪路的石板,車轍磨進了很深,如今都運到市博物館鋪了巷子用。這個營地可能要早于威海的劉公島,是半島地區最早的一個海軍營地。
  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這里的叢林與河流一起萎縮。現在,從書院往四下望去,會發現四周都是高樓。原來的林子沒有了,不要說幾萬畝,連一萬畝都找不到了。說起來沒人相信,這片林子消失的速度不是幾年,也不是幾個月,而幾乎是一夜之間——據當時住在書院里的人說,只聽到一夜的呼呼隆隆聲,第二天早晨起來一看,無邊的林子就沒有了。
  城市化的速度真讓我們驚訝:像變戲法一樣變出這么多樓房,十層二十幾層,工業區、大煙囪、星級賓館、高爾夫球場、國際游艇碼頭,全是對西方的盲目跟進,是很蹩腳的模仿。這一切正以更快的速度往前推進,與其他地方一樣,其實是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這里更像是一個縮小了的、經濟轉型之后的東部地區面貌。單是圍繞書院四周,一切也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可以想象一下六七年前,想象那片無邊的林子,一條大河,河的入海口——那叫“浦”;入夜后四周全是林子,漆黑一片,只有書院燈火閃爍,書聲朗朗。
  那時我們多么愛惜這片林子,當年建書院就因為害怕破壞樹林,才特意找了河邊這塊荒地,因為這里樹木稀疏。書院里面的小路,都是當年獵人和漁人踩出來的,我們不過是在原路上鋪了碎石而已。小路中間如果有一棵樹,我們也一定要保留下來。建房舍時,如果墻基線上有一棵松樹,我們就會改變原來的圖紙,讓墻凹進去一塊兒,只為了讓這棵樹像原來一樣生長。
  可是開發商在一夜之間就把幾萬畝林子打掃得一干二凈了。
  對比一下也就明白了許多。歷史,現實,許多許多也就可以明白。這好像是一個象征——歷史進程的象征,歷史規律的象征。
  所以,現在的書院就成了這個樣子,它被包圍在一片水泥叢林之間了。2003年9月書院舉行了開壇儀式,其實2002年就開始了運作,到現在整整走過了十年的路程。這十年里,書院有過許多學術活動,境內外很多學者來都這里講學游學,留下了他們的足跡。

相關新聞
14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