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山東省“全民閱讀”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 大眾網(wwww.dzwww.com) 承辦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文博萬象

人類與大自然是生命的共同體

2017-12-15 10:31:00 來源:上海證券報 作者:

  ——評《現代世界的起源:全球的、環境的述說,15—21世紀》

  ⊙陳華文 周 璇

  今日世界,各種文化和價值思潮相互交融、交鋒、碰撞,開放性和競爭性,充斥在地球的每個角落。拜科學技術和網絡信息飛躍式發展之賜,世人能盡情享用現代社會的文明成果。同時,世界物質文明的進步,都與自然資源的加速開發和生態變遷休戚相關。美國南加利福尼亞惠蒂爾學院教授馬立博(Robert B. Marks)的《現代世界的起源:全球的、環境的述說,15—21世紀》,就為我們重新認識現代世界與環境之路提供了獨特的思考。

  《現代世界的起源》打破了現代世界歷史的“歐洲中心論”敘事,建構出一套全球的、環境的現代歷史敘事。全書涉及的主題包括俄羅斯、中國、奧斯曼、莫臥兒等帝國的歷史,美洲的征服、工業革命、美國的興起等。作者還從全新視角,敘述了與當下關切緊密相關的重大議題,如全球變暖、人口增減、病菌傳播、能源危機、全球不平等在現代世界歷史中的起源和演變等。

  就在本書第一版問世的2000年,著名環境歷史學家麥克尼爾推出《太陽底下的新鮮事:20世紀人與環境的全球互動》,馬立博讀后覺得《現代世界的起源》對生態變遷和現代社會的關系論述不足。于是,他大幅修改,形成了本書的第三版。

  傳統社會最大特質是農業經濟和手工作坊的生產模式占據主要地位,整個世界的物質生產規模有限,社會發展進程較為緩慢,自然資源沒有遭到大規模開發。而現代社會的特質則是工業生產和商品經濟居于主導地位,科學技術進步使生產力大幅提升,資本與社會財富成倍增長,社會階層開始分化,貧富懸殊拉大,對自然資源的依賴程度猛增,生態破壞帶來天、地、水的環境問題日益惡化。

  近百年來,對于科技化、便捷化的現代社會,人們都秉持肯定、贊揚態度。客觀上講,現代社會的制度和經濟生產方式,較之傳統社會有著巨大進步,然而也該看到,現代社會在機器化大生產、大建設過程中,不僅使融洽的社會關系變得冷漠,生態環境在橫遭損害后,整個生物圈的健康面臨嚴峻考驗。

  對現代世界的起源,世人總會異口同聲地指向英國的工業革命。從表象上看,這似乎也沒有問題,畢竟英國在工業生產中率先發明和大范圍使用了蒸汽機。在此基礎上,無數學者們演繹出“西方中心論”,他們在闡釋歷史時,不知不覺步入這個論調之中。現代世界的起源真的就這么簡單嗎?這也正是馬立博要探究的難點和疑點。通過大量的文獻研究和閱讀,他認為,從單一的工業革命維度探究現代世界起源,是狹隘的、帶有偏見的歷史觀。在他看來,現代世界的真正起源,是資本、科技、制度、環境、文化多方力量共同作用的結果。在本書中,馬立博把現代世界的起源,放在全球的大尺度視野之中考量,而非具體的國家和區域。他在“導論”中寫道:“雖然英國革命開始于英國(實際上僅僅是英國的一個地區),但與其說是出于英國人的膽量、獨創性或政治因素,還不如說是出于包括印度、中國和新大陸殖民地在內的全球進展。換句話說,工業革命是全球力量耦合的結果。”

  筆者非常贊成這個論點。當時英國在率先邁入現代社會時,英國國內經濟社會發展的先進性有著重要的因素:英國還在亞洲、非洲瘋狂地掠奪殖民地,瘋狂地搶奪自然資源,以此滿足國內的生產需要。另外英國當時的工業產品,強制性地傾銷海外殖民地,以此拉動國內經濟指標的增長。在英國工業革命初期,中國正處于清朝中期,那時中國的經濟生產總值居于世界前列。這也是英國以貿易的名義,利用堅船利炮打開中國大門的原因。中國龐大的自然資源和消費市場,對于英國具有無法抗拒的誘惑力。而對經歷了鴉片戰爭的中國而言,是血淚斑斑的民族屈辱的記憶。

  英國自進入現代社會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與資源、生態公開博弈。作為機器化大生產的“心臟”——蒸汽機,需要大量煤炭作為燃料。恰恰英國中北部地區盛產大量優質的煤炭,這種燃料的無節制開采與利用,助推工業革命的一路高歌猛進。閱讀本書時,筆者聯想到另一位美國學者彼得·索爾謝姆在《發明污染:工業革命以來的煤、煙與文化》中的記述:煤炭從鄉村到大都市的普遍使用,污染了空氣,毒化了水質,滋生出各種恐怖的疾病。煤炭開啟了現代文明,也將地球引入了環境污染乃至退化的時代。英國之所以崛起成為世界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制造、貿易帝國,都是化石燃料燒出來的。

  過去近兩百年,現代世界的“進步”,代價是礦產資源、森林資源、水文資源的過度開發。第一次工業革命拉開了現代世界的帷幕,而十九世紀中期之后的第二次工業革命,人類進入電氣時代,同樣是以耗費自然資源為代價的。現代社會更步入了生態破壞的“深水區”。盡管資本家、企業家逐漸認識到了生態環境退化對人類的長遠威脅,然而在誘人的經濟利益面前,環境保護問題總是被忽略不計。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以原子能技術、航天技術、電子計算機技術的廣泛應用的第三次工業革命,石油資源的勘探與開采進入白熱化階段。圍繞石油資源的掠奪,近四十年來爆發過幾次影響深遠的局部戰爭。同樣對于高新技術產業來講,對于各類自然資源,尤其是稀缺礦產資源的依附程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馬立博在書中強調:現代世界的朝前推進,清晰地呈現出人類與自然環境的互動關系。這種互動顯然不是友好和善意的,人類的自私貪婪和對財富的膨脹之心,將人類的丑態在廣闊的自然界打回了原型。

  世界歷史告訴我們,人類與自然是生命的共同體,人類必須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只有遵循自然規律,才能有效防止在開發利用自然上走彎路。人類對大自然的傷害最終會傷及人類自身。這是無法抗拒、也不能抗拒的歷史規律。中國目前處于新的歷史發展時期,我們要建設的現代化,既要創造更多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同時也要留住青山綠水。為了無愧于歷史、無愧于子孫,我們不能不恪守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形成節約資源和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還自然以寧靜、和諧、美麗。

相關新聞
14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