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山東省“全民閱讀”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 大眾網(wwww.dzwww.com) 承辦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頭條新聞

“大家文學現場”第二期成功舉辦 | 孫惠芬:每一個生命都值得關注

2017-09-06 14:07:00 來源:山東商報 作者: 朱德蒙

朱德蒙


  9月2日,“大家文學現場”迎來第二期演講。當代作家、魯迅文學獎得主孫惠芬與來自山東省各地的廣大文學愛好者們相聚濟南,共話“在心靈的歷史里尋找精神高地”。 

忠實書迷、大一新生、青年作家聆聽作家演講

  “大家文學現場”是山東省首檔高端文學論壇,由山東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和山東文藝出版社有限公司共同打造。繼7月29日,當代作家,茅盾文學獎得主周大新作為大家文學現場首期演講嘉賓,為讀者帶來一場精彩的主題演講后,9月2日,孫惠芬作為第二期演講嘉賓,為讀者們帶來同樣精彩的一場主題演講。

  從大連遠道而來的孫惠芬是第一次來到濟南,盡管她曾說過,自己的祖籍是山東省登州府海陽縣。聽說魯獎得主孫惠芬親臨濟南,廣大文學愛好者們紛紛慕名而來。在現場,有一位讀者特意向記者展示自己收藏的一本孫惠芬的著作,“這本《歇馬山莊的兩個女人》是我專門從舊書市場淘回來的絕版書。我沒想到竟然有一天,可以有機會現場聆聽作者的演講,非常激動。所以這次我也把書帶來了,希望演講結束后,能夠請作家簽名。”

  除了忠實書迷外,記者發現,現場有這樣一群年輕人,她們一邊認真聆聽,一邊努力做筆記。“剛剛來學校報道,聽說大家文學現場的活動,特別想來聽一聽。在老家很難聽到大作家的演講。”山東師范大學文學院的一位大一新生告訴記者。而當聽說大家文學現場是每月一期后,該新生期待地表示,今后的每一場,自己都不想錯過。

  此外當日,還有多位山東本土的青年作家、編輯來到現場,作家演講結束后依然不舍離場,與首次前來濟南的孫惠芬交流寫作經驗和感想,熱鬧的現場如同明星粉絲見面會。

作家的感受力永遠是最重要的

  演講正式開始,在“大家文學現場”專家顧問團顧問之一、山東省作協副主席李掖平的主持下,孫惠芬以自己的成長經歷為讀者講述如何“在心靈的歷史里尋找精神高地”。她說,自己最初的寫作,與出生在鄉村的大家庭有關,與家庭外面的荒野和土地有關。17歲被迫輟學,白天在田里干活,夜晚就在寂靜的茅草屋里寫日記。寫身在十幾人的大家庭里,卻恍如野草一樣的孤獨寂寞,寫往返于永遠不變的街與道上壓抑的心情,寫在孤獨與壓抑中對外面世界的渴望和向往……然而當夢想隨著作品的發表一程程實現,終于來到遠方,來到城市,卻發現外面并不是終點。孫惠芬表示:“因為我的童年里沒有死亡的教育,所以以為一直往外奔著,奔到外面,奔到遠方就是終極目標。但事實上,當你到達的時候,你才發現,遠方還有遠方。米蘭·昆德拉曾說,‘生活永遠在別處’。在鄉村時,我覺得小鎮好,到小鎮后,又覺得城里好,進城的時候才發現,我的生活在鄉村。當然,這個發現的過程非常漫長。”

  “我的幸運在于,我從鄉村出走的時候,跟中國改革開放是同步的。所以我書寫個人的心靈歷史,也是在書寫我們的城市化進程的歷史。這是一個特殊的因緣,雖然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我的幸運。”孫惠芬說道,這一時期沈從文的小說對自己影響特別大,“是讀他的散文、小說的時候,才懂得我背后的鄉村、土地,生活在土地上的人們,是可以進到自己筆下的。才知道它是文學的土地,可以生長出文學的果實。然而我對土地的感情卻非常復雜,既愛又恨,既親近又想遠離。我一直都想告別鄉村,可是當有一天擁抱城市,城市卻不在我的生活里。因為我的心靈一直游走在城鄉之間,城鄉之間的矛盾和痛苦,一直是我小說關注的主題。當然,看上去是個人心靈的歷史推動了我的寫作,但在寫作時,你卻需要去關注和打通別人的歷史。”孫惠芬在演講中,用了很長篇幅在講“感受力”,她強調感受力對一個作家永遠重要,沒有感受,就無所謂洞察,更無所謂想象,她用史蒂芬.金《肖申克的救贖》這本書來舉例,強調感受是“靈魂的語言”“上帝的語言”,她說“感受是打開更廣大的人性世界的金鑰匙。”

  90分鐘的演講,孫惠芬以《歇馬山莊》《上塘書》《生死十日談》《尋找張展》等自己的著作,來與大家分享種種寫作經歷和人生感受,她說,她曾經一直認為寫作的最高境界是揭示人性的困惑和迷惑,可是《歇馬山莊》、《上塘書》之后,到2011年在鄉下采訪二十多個自殺的故事,寫出了對生死追問的《生死十日談》,她覺得她不一樣了,她覺得在人性里,不僅僅有困惑和迷惑,還有自我救贖的覺醒之光。

  最新關注90后成長的長篇小說《尋找張展》,就是一部靈魂救贖的小說。對此,孫惠芬說,所謂精神高地,其實就是靈魂覺醒那個神性的瞬間,“感謝死亡的故事,我小的時候沒有死亡這種教育,到了一定的年齡,你雖然會看到了死亡的邊緣,個人也在經歷了這樣一些故事,可是沒有那些鄉村自殺的調查,那個人性中過去不曾觸碰的部分還是難以打開。在《尋找張展》里,我其實是在努力將那片精神高地更開闊的展現出來。”

問答

女性如何展現特有的寫作特性?

  孫惠芬:首先是不是可以打消將自己定位為女性寫作者這一想法。我寫作的時候一直沒有想到我自己是個女性,沒有想到只為女性發聲。因為每一個生命維度都值得我們關注。當然有一點必須承認,女作家的優勢是直覺。所以,除了在直覺這個優勢上,你常常自豪一下自己是女作家,別的不需要強調。當然,即便你是長于直覺的女性作家,也還是需要保護自己的敏銳和敏感。

寫作的時候,您有過失眠嗎?

  孫惠芬:2008年之前,我平均每周有三個晚上失眠,我不只是失眠,還悲觀、恐懼、虛無,還常常無病呻吟。我曾經是一個充滿虛無感的人,尤其夜深人靜的時候。2008年之后,我學會游泳,失眠得到改善。但最重要的是,當你的人生有了太多不尋常的經歷,有了“病”,反而就不呻吟了。因為你首先需要考慮的是如何好好活著……不過失眠不是壞事,當你恢復回來,會明白人生確實需要這個階段。你需要有痛苦的體驗,而當你遇到更大的痛苦時,你會有超越自己的看法。

你的新作《尋找張展》關注90后群體,您對90后最大的觸動是什么?

  孫惠芬:雖然我是一個比較懂得孩子內心的母親,但當我寫作《尋找張展》,跟兒子交流他的小學、初中和高中,還是發現他成長的這20多年里,我知道的太少太少。隔代溝通不是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所以當知道曾經給過他的理解遠遠不是我想象那么多,他又已經遠在美國,我的觸動特別大。我們每一個人,都在尋找心靈的溝通,我們的心被囚禁在肉體里,都在渴望敞開,事實上永遠不可能全面敞開,這是人性的限制,這也是文學和藝術得以存在的原因。只有在文學和藝術里,我們孤獨的心靈會得到撫慰……

  供稿:《山東商報》 朱德蒙

相關新聞
14场胜负